2019年09月26日

(星期四)

己亥年八月廿八

歇着吧 兄弟

审核人 :  高鹤        编辑 :  李晓诗        发布时间 :  2019-09-16

【 字体 :

前天下午,值完班正在家补觉,同事突然打来电话,说快下来吧,生生不在了。我的心猛烈地收缩了起来,几乎不能呼吸。

生生不在了?

一个星期前的那天中午,生生值白班,我值小班加夜班,在二门口还见了他,说了几句闲话,他疲惫的样子似乎还在眼前。

然而周三上班时却听说他住院了,他值完班去看父母的时候已言语不清,而他为了不让老爷子担心,硬坚持着。谁知,第二天自己就进了重症监护室。

彼时我们还计划着,等生生清醒些就去看他,和他说会儿话儿。谁知,他却永远离开了我们,这话儿,再无人可说。

我和生生认识快二十七年了。

记得刚上班时,我和他父亲在同一间办公室。那时,我是村里长大的,生生是城里长大的;我是警校分来的外来户,对监狱什么都不知道,他是子弟,对监狱的情况了如指掌。然而,强烈的互补,相近的性格,让我们很快就熟络起来,逐渐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。

那时候在劳务点,我们都是骑着自行车上下班。由于人少,也没什么休息不休息的,大家都是今天下午回家,明天早上上班的那种。一年365天,风里雨里、周而复始,忙碌着、快乐着,乐此不疲。

记得他总喜欢买好多杂志,一般是科技和军事之类的。闲暇时候,我们一起看、一起吵、一起闹。

那时我们都是骑着自行车上下班,所以我最初的梦想是想多攒点钱,买一辆嘉陵七0摩托车。可谁知,慢慢的嘉陵七0过时了,又想买重庆八0,然后又是铃木100……他笑我胸无大志,这点愿望就满足了,我却笑他连个摩托都不想,只顾年轻着、忙碌着、梦想着、快乐着……

后来,监狱从劳务点往回调一批犯人,生生随那批犯人一起调回了监狱。不久,劳务点撤销,我又随最后的犯人回到了监狱。回想那时,我们已在劳务点干了十几年,把最美好的岁月和汗水一起洒在了那片土地上。

那时的我们已不再少年,然而不惑之年的我们虽少了年少轻狂,却依然像当初一样,默默地坚守、无声地奉献、认真地做事。

生生一辈子,与世无争,最后不在了,还把能捐的器官都捐了出去。

希望,天堂里再没有白班夜班小班,天堂里再不用在风雪的夜里巡查监舍和工地,再没有没完没了的值班备勤。

歇着吧,兄弟,歇着吧,朋友!

此时,有人大声嚎啕,有人无语凝噎。

我觉得,像生生这样的人,才是真的英雄。不争待遇、不抢荣誉,默默地付出,却撑起一片天,守住一方土。

让我们永远记住生生:山西省临汾监狱一级警督,一级警长,李晋生同志。


山西省临汾监狱  席建民

主管:中共山西省委全面依法治省委员会 | 主办:中共山西省委全面依法治省委员会办公室

承办:山西政法宣传中心 | 电话: 0351-5280897 | 邮箱:sxswfzb@163.com

晋ICP备10201881号 晋ICP备10201881号-3

投稿

置顶